总有一把钥匙属于自己南京市中考满分作文

好文分享 发布时间:

耿今年五十多岁,一辈子务农。他是村里首屈一指的农民。老耿一辈子没离开过农村,姑娘出嫁就去了县城。

老耿的生活简单而踏实:播种、耕耘、收获、储藏。每天守着自己的地,吃着自己的米粉,老耿过得很幸福。

仿佛转眼间,家家户户都有了食物和满仓,桌子上摆满了肉,老耿家周围的楼房也一个个搭起来了。老耿看着自己家的三间土坯房,是多年前盖的。和周围的建筑比起来,实在是太丑了,云里都是老耿平时开心的脸。

临近过年,在外地工作的小乐已经回老家了。小乐是老耿的侄子。这一天,酒过三巡,小乐说:“叔叔,你不信科学种田没用。你不想买化肥磷肥去种地。光靠粪肥能增产吗?”

“不是你叔叔舍不得花钱。而是我觉得那样种出来的菜不如以前甜了。”

“叔叔,过年后你为什么不跟我出去打工赚更多的钱呢?反正家里的房子要建……”

耿总觉得酒意上涌。是的,房子真的要建了。人不就是活一张脸吗?

正月十五过后,老耿又把麦苗养肥了,带着小乐带着铺盖来到了上海。

繁华的城市,老耿大开眼界:这个城市的建筑比他在家里看到的天上的飞机还高;还有地下铁路,叫地铁;城市的夜晚比农村的白天明亮得多;城里人甚至比乡下赶集的人还挤;城里的女人冬天也穿长裙,个个打扮得漂漂亮亮,比家乡剧团的“赛金花”漂亮几千倍.

老耿好眩.

面对一个五十多岁的乡下老头,当雇主问他有什么技能时,他老老实实地说:“我只会种地!”可想而知,没有一个单位愿意接收他。

晚上老耿一个人走在街上,家里没剩多少钱。他找了个大排档,坐了下来,嚼着里面装着吊着的白块的白馒头,喝着散发着化肥味道的米粥。老耿的眼泪流了下来。他想到了家里的农场和他收获的米线.

半个月后,小乐终于给老耿找了份看工地的工作,还算轻松,待遇也不错,但老耿拒绝了。

两天后,人们发现老耿站在他的田边,看着他的农田,看着绿色的麦苗,开心地笑着.